尋找拉麵的故事

大約二十年前香港對日本的拉麵文化仍然陌生,記得當時旅行社的日本團有時會安排團員去食拉麵,我還記得當時領隊仲用「殊殊麵」去形容日本的拉麵,話食的時候要食到「殊殊聲」先有禮貌,團友都對此日本文化嘖嘖稱奇,準備去到麵店就有咁大聲得咁大聲食拉麵,務求表現出尊重別人文化的美德。

其實那時食的拉麵到底幾有水準或幾差根本無人得知,甚至是醬油定豬骨湯底也無概念,總之就是「我終於食到日本拉麵喇」!時移勢易,今日香港的日本拉麵店開到成行成市,不少更是打著日本品牌,咩蘭咩燈咩風堂來開店個個走去排隊。現在香港人食日本拉麵再無人刻意食到「殊殊聲」,而是追求麵質、湯底、配料甚至食法,例如是不是現在流行的沾麵食法等。

老實說,挑選拉麵店確是考人,幾位在日本生活過的朋友均同時認為拉麵一係唔食,食一定要選好好的。講緊的不是在香港,而是在日本。香港的拉麵遇上真正食家很多即刻變垃圾(可以看看出名評論拉麵的劍心),而其實日本亦有很多差得難以置信的拉麵店:我食過最差的拉麵是在日本食的(位於東京某市的有名連鎖店),吹漲。

所以我在日本很少刻意找拉麵食,主要怕中伏,一碗拉麵價錢有限,但食到九流的拉麵果種失落感同憤怒是難以形容的。試想想在香港食到難食的叉燒飯,簡直係「恥辱」。日本的拉麵店多如繁星,就連日本人也看到眼花撩亂。另外,不少日本人厭倦了傳統拉麵的味道,開始找有噱頭或特色的拉麵吃。今次在東京立川看到一間排隊的,膽粗粗走去試下,原來是「噱頭」拉麵:麵上加上大量蔬菜(主要是芽菜),我選普通的芽菜份量芽菜已經多過麵(普通的份量之上還可以選擇大量和超大量)。芽菜上面還有豬油喳,麵條較硬較粗,只比香港的上海粗炒麵條稍幼,中等的麵量加上這座芽菜巨山,結果當然係食唔晒。

你問我好唔好食,我認為並不特別好食。湯底應該是醬油底,有點過鹹;日本叉燒偏軟,無味;雞蛋夠膽全熟,無癮。講到尾賣的是「噱頭」(食時發現可以把麵轉成豆腐,係一件大豆腐,咁仲拉咩麵?)。不過你問我,我會要味道多過「噱頭」。但是800日圓左右,算了。


(圖片由作者提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