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ラリーマンは所詮家を買えないだろう。

最近在『東洋經濟』的網頁上看到一篇香港人甚有共鳴的報導。內容關於一個在東京年均收入900萬日圓的家庭打算買樓的故事。以現時的匯率100日圓對7港元左右計算,900萬日圓大概是63萬港元。

這是一個典型的日本家庭,父親在外工作,母親為全職主婦,有一個剛上小學的兒子。重點是接近40歲的一家之主是在一間無人不知的大企業從事綜合職的工作(綜合職泛指有機會晉升至高層的職位)。由於是大公司的重要職位,因此他的年均收入較高。根據該報導,日本白領的年均收入中位數大概是400萬日圓左右,所以這位一家之主的收入已經是中位數的一倍有多。這個家庭亦意識到自己的收入比其他的打工仔好,所以有以下的打算:

1. 在東京市區買一間7000萬(490萬港元左右)日圓的新樓。

2. 多生一個小孩。

3. 讓兩名孩子在中學時上私立學校。

聽落要求唔算過份。他們立刻徵詢財務顧問的意見,得到的回應是「你想破產嗎?」

這個家庭聽到這個回覆後先是驚訝後是憤怒,因何自己的環境比一般打工仔好一倍也買不到樓,況且他們只是希望買一個較好的單位,並不是要買地起屋。

財務顧問苦口婆心告訴他們:

1. 雖然你收入有900萬,但唔駛交稅呀?繳交必要的稅項和保險後實際年均收入只有650萬(45萬港元左右)。

2. 你買樓一次過俾呀?有無父蔭呀?原來該家庭現在居於公司宿舍,租金極為便宜(相信幾萬日圓一個月,即幾千港元)。買樓後月供款項比現時租金要多得多,經濟壓力倍增。再問多兩句原來該家庭為了保證一定的生活質素,儲蓄只不過是區區的300多萬日圓(即20多萬港元),買條鐵咩。

3. 上私立學校?普通私立中學的學費也要幾萬日圓一個月,又保證金又入學金,一入學就盛惠200萬日圓(14萬港元),錢從何來?

這段報導讓我想起很久以前大前研一就提出的日本「總中產概念」。* 不少日本打工仔希望成為或相信自己是中產階級。最大問題不是這個想法,而是作為中產,他們認為要做三件事:買樓,買車,讓子女上最好的學府或大學。

大前研一認為在市區買樓然後長期供款並非上策,單是利息也可能是樓價的一半甚至有多,7000萬的樓實際要過億日圓。如果你預計自己一生可以賺超過一個億(當然是日圓),應該考慮在其他省市的偏遠郊區買一個2、3千萬日圓的小單位作退休之用,餘下的錢足夠在市區租三十年樓還有錢剩。可惜這情況不適用於香港,因為香港是一個小城市,並無日本那種偏遠地區,租金亦比日本高得多。

日本的城市交通方便,根本無須買車。必要時租車即可。

勉強入讀一流私立學府或大學更無謂。唔係話唔駛讀書,有能力考到當然要讀,但事實是根本無任何證據或數據證明一流學府的畢業生一定飛黃騰達。抱著子女在一流大學畢業後將會搵好多錢然後可享仔福的想法最戇居,現在香港年長的父母最明白這點,因為自己的棺材本已經用來幫個在大學讀書讀到過三爆四嘅仔俾左首期。

經濟環境比一般人好一倍的日本上班一族尚且 😮,普通日本上班一族的情況更加 😩。所以香港人絕不孤單,原來日本也有不少打工仔望樓輕嘆,總之「打工仔就是買不起樓」。看似中產,實則最慘。


* 大前研一『ロウアーミドルの衝撃』(講談社、2006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