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兒也在「聽」

《孟子 · 告子上》的一句「食色性也」廣為人知,意謂「飲食」和「性慾」是人類的本性,是最理所當然的事情,只要不過度則可。筆者認為告子不妨把「樂」也加於這句之中,使它成為「食色樂性也」,說明音樂也是與生俱來的。換句話說,音樂是人類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雖然香港是一個已經發展而且滲透著西方文化的大都市,但是很多人仍然將音樂看成是一種可有可無的精緻文化,屬於工餘或課餘時間的興趣。另一方面,部分家長則把音樂當作輔助子女升學或競爭的工具,用以幫助子女贏在起跑點。凡此種種想法似乎太過低估音樂在人類文明中的角色,亦沒有真正考慮到音樂在人類世界的重要性。

各位有沒有想過音樂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除了極少數的例子(例如患上「失樂症」(amusia),另搞再談),絕大部份人都擁有與生俱來感受和認知音樂的能力。試想想為甚麼大部分人在聆聽某首流行歌曲數次後就能夠跟著歌手的錄音演唱,甚至在卡拉OK裡聽著背景音樂獨唱?難道這些人全部都接受過長期的音樂訓練?又或者你有沒有試過聽到朋友在卡拉OK唱歌時走音,然後哈哈大笑?那我問你,你有接受過音高的聽力訓練嗎?你有絕對音高的認知能力嗎?你知道那位走音的朋友本來應該唱440赫兹的 A 但卻唱了493.88赫兹的 B 嗎?如果上述三條問題的答案全是否定,你怎麼知道他走音,或憑什麼說他走音呢?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人類的身體內早已藏有一個能夠認知音樂的「裝置」。上天在我們出生時已經給予我們基本認知和實踐音樂的能力。

你可能不知道,人類在胎兒的階段已經擁有感受音樂的能力。當你還沒有懂得說話、走路和吃飯時你已經能夠感受音樂。美國東華盛頓大學希拉 · 伍德沃德教授曾經進行過一個把微型的水中聽音器放進懷孕媽媽的子宮內,而自己則在懷孕數月的媽媽身旁以正常的聲量唱歌的錄音實驗。除了子宮動脈的血液流動聲音外,該微型水中聽音器亦清楚把伍德沃德教授的歌聲錄下。通過三維超聲波的影像及胎兒的心跳變化,伍德沃德教授確認胎兒對音樂作出反應。這個研究以影像的方式被記錄在美國公共電視網的紀錄片《音樂本能:科學與歌曲》之中。(注1) 而在紀錄片中,我們甚至可以看到三維超聲波影像中的胎兒在聽到音樂後露出笑容的情況。

另一隊由芭芭拉 · 奇斯利維斯基帶領的研究團隊亦於2004年發表研究結果,指出胎兒在懷孕的最後一個三月期對音樂的反應最明顯。(注2) 他們發現胎齡比較大的胎兒對聲音已經有一定的認知能力,例如胎兒對速度、聲量以至音高的轉變等都會有反應。(注3) 某些研究甚至指出胎兒可以分辨出音高。(注4) 在芭芭拉 · 奇斯利維斯等學者的實驗中所使用的音樂是用鋼琴演奏的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搖籃曲 “Good Evening, Good Night”(作品49/4),即大家熟悉的電影《92黑玫瑰對黑玫瑰》中梁家輝唱的「小寶寶, 食蛋糕,飯仔 “mum mum” 叔叔餵到,食過長大,大過冇壞,飯仔 “mum mum” 最好」一段歌詞的旋律。使用這首樂曲的原因是因為這首樂曲的速度能夠配合胎兒心跳的速度。(注5) 此研究的主要發現是胎兒愈大,尤其是愈接近臨盆時期的胎兒對音樂的反應就愈大。

誠然,對胎兒進行實驗有諸多的限制,因此不少人對這類實驗的結果存疑。例如你不能直接跟胎兒進行溝通,以瞭解他在聽音樂時的想法。再者,實驗很難只讓胎兒而不讓準媽媽聽到音樂。媽媽在聽音樂時所產生的心理和生理反應也可能對胎兒產生影響。所以,胎兒的反應到底是他自發的反應,還是因為媽媽的反應而引發產生,有時真的難以確定。無可否認,現在還不能完全證明胎兒有高度的音樂認知和理解能力。不過,近年的研究基本上已經證實胎齡比較大的胎兒對母體外的音樂會產生反應。

為甚麼胎齡較大的胎兒能夠感受到音樂呢?答案很簡單,因為在胎兒時期,人類身體內感受和認知音樂的「裝置」已經開始啟動。《樂記》云:「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所謂「心」,並不一定狹義指「心臟」,可以指人的「心情」、「心境」和「心智」,甚至是各種與人腦有關的精神活動,亦包括人的「思想」。《樂記》這一句暗示認知和理解聲音的工作主要由人腦負責。而「樂者,音之所由生也」,音樂既然是由各種聲音所組成,而人腦是認知聲音的地方,故它也必然是理解和分析音樂之所。

人類的腦神經系統在胎兒滿五週時已經開始發展,而聽覺神經系統在五個月左右亦會開始成形。由這個時期開始媽媽會感受到胎動,而胎兒亦有可能因為外界的刺激而做出反應,因此不少人認為這是開始胎教的最好時機。雖然現在的醫學還未能證明胎教對胎兒出生後的發展有必然的正面作用, 但可以肯定的是胎兒在還未出生時已經能夠聽到外界的聲音。至於胎齡較大的胎兒到底擁有多少認知和理解音樂的能力,則有待專家的研究去繼續查明。


(注1) Mannes, Elena (dir.). 2009. Music Instinct: Science and Song.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注2) Kisilevsky, Barbara S., Sylvia M. J. Hains, Ann-Yvonne Jacquet, Carolyn Granier-Deferre & Jean-Pierre Lecanuet. 2004. “Maturation of Fetal Responses to Music.” Developmental Science 7 (5): 550-559.

(注3) 同上,557-558頁。

(注4) Lecanuet, Jean-Pierre, Carolyn Granier-Deferre, Ann-Yvonne Jacquet & Anthony J. DeCasper. 2000. “Fetal Discrimination of Low-Pitched Musical Notes.” Developmental Psychobiology 36: 29-39.

(注5) Kisilevsky, Barbara S., Sylvia M. J. Hains, Ann-Yvonne Jacquet, Carolyn Granier-Deferre & Jean-Pierre Lecanuet. 2004, 552頁。


(插圖來自Pixabay的免費圖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