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滿島光

一直也想再談談滿島光。今天不管是日本人或喜歡日劇的外國人均知道滿島光是「演得之人」。雖然滿島光的成名作是2009年的電影《愛的曝光》,但這類充滿「邪典電影」(這個字詞翻譯得頗有趣,香港喜歡叫 「"cult" 片」)元素的作品並非人人可以接受,其影評當然是有好有壞。我也認為導演園子溫「參考」其他電影有餘,自身創作不足。飾演洋子的滿島光被邪教洗腦後由飾演角田優的西島隆弘帶走,洋子擺脫角田逃走時,以近乎瘋狂的狀態一口氣(真係「一take過」咁勁?)把《哥林多前書》關於愛情的一整段隻字不漏地唸出來的部分,應該是為她帶來最佳女配角獎的重要一幕。不過讓滿島光「入屋」的當然不會是一套又性又愛又殺戮又邪教又精神病的電影,而是2013年在日本電視台播出的日劇《Woman》。劇中講述滿島光飾演的青柳小春因丈夫(小栗旬飾演)被人「老屈」後意外死亡,自己則患上再生障碍性貧血症要等骨髓移植,再要獨力扶養兩個得幾歲的仔女,窮到連500日圓也要問人借,然後硬著頭皮去寄居於已經斷絕關係多時的母親的屋簷下,更發現自己同母異父的妹妹就是「老屈」她丈夫的「兇手」的悲慘故事。如果我是當時的滿島光,收到坂元裕二這個悲劇劇本後肯定不會哭,而是偷笑出來(係,我個人好衰),因為這樣的角色設定根本就是送獎來的。只要把角色演好什麼獎項也會成為囊中之物,而以當時滿島光的實力而言,絕對是「mission very possible」,結果滿島光連掃三個最佳女主角獎。在某些日劇頒獎禮《Woman》更加超越同期的話題巨作《半澤直樹》,例如《Woman》被日本民間放送連盟選為該年度最優秀日劇,《半澤直樹》只是優秀獎。

很多人未必知道滿島光也是唱得之人。她在小學四年級時以組合Folder的歌手成員身分出道,之後才參與電影的演出。剛剛播放完結的日劇《四重奏》的片尾曲基本上是由她與松隆子合唱(其餘兩位男角明顯不是唱家班,所以和唱一下算了)。剛剛休息了差不多十四年的樂隊 MONDO GROSSO(其實已經是大澤伸一的個人樂隊)再次出動,邀請各方好友助陣演唱其創作歌曲,滿島光就是其中一位,主唱的歌曲是《Labyrinth》(ラビリンス)。香港很多媒體已經報導,原因是這首歌曲的MV(PV)以極富香港特色的街道和地方作背景去反映Labyrinth這個「迷宮」。亦是這個原因我想把它介紹給大家,原來我們的香港可以咁有味道。我更在片中的海山樓和深水埗排檔附近生活過,甚有親切感。還有,為滿島光排舞的是《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 (2016) 的副舞蹈編導 Jillian Mayers。有人說這MV很有《重慶森林》的風格。的確,滿島光曾經在電視的訪問中表示很欣賞王菲,相信王菲的演藝事業和發展給曾經迷失的滿島光很大的啟示*。這個拍攝風格與滿島光的演繹方法絕對有向王菲甚至王家衛電影致敬的可能。

如果只說演戲的技巧滿島光肯定已經到達淋漓盡致之境,但並不代表沒有進步空間。首先很多人也同意現在的滿島光太瘦,有可能是參演《Woman》時刻意減磅去演身患頑疾的青柳小春有關。但現在的身型讓人感覺她患了厭食症,對演出任何角色也不利(除了厭食症患者)。其次,大家看《Woman》時注意力去了滿島光那裡,但有一位極之厲害的演員很值得滿島光參考,她就是飾演青柳小春媽媽的田中裕子。邊個嚟㗎 ?阿信呀。她以阿信一角紅遍全日本甚至亞洲時滿島光還未出世。劇中田中裕子示範了另一個演出境界給我們看 — 演戲可以用氣場來演。極高質素的演員有時不需太多的動作和表情,自然會流露一種屬於他本人的氣場,演任何角色也讓人感受得到他既是角色,也是本人,例如我地嘅秋生哥。面對著滿島光無瑕的剛烈演出,田中裕子淡淡地回應,把滿島光有時過快的節奏一下子減慢下來,讓觀眾有休息的空間。看田中裕子在劇中的演出猶如看一位日本能劇泰斗的表演,盡顯「幽玄」的味道。年過三十的滿島光也可以想想這種演出方式是否適合自己,為個人的演技尋求另一層次的突破。


(插圖來自此網頁。)

* 關於滿島光在九十年代尾至千禧年中的低潮和雪藏期並非本文要討論之事。有興趣的讀者網上有很多資料和傳言,請自行判斷真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