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人到中年,百無聊賴。年輕時流連於東方日出之國,亦曾與康格魯和哥拉為伴。嚮往國外的生活但無移民之力,只可營役於彈丸之地。以研究者自居,實無甚建樹。曾醉心方圓之道,唯自知無能,已對名人之局不聞不問。不惑之年,氣促骨脆,難馭管弦。生活上小君勞碌奔波,幼子索食孜孜,故現以中六合之財為人生目標。處於黑白顛倒之世,頹而不廢可足矣。

日本

我與日本的關係始於80年代尾90年代初,由中學同學介紹開始聽日本流行歌。我最初以為我同學聽山口百惠的歌,點知佢話山口百惠已經係阿媽輩。後來知道係中森明菜,我又跟住聽下。剛剛中森明菜推出《Best》呢隻唱片。嘩,不聽猶自可,一聽不得了。這是她當時最好最出名歌曲的總集,有咩可能唔好?試想想那個年代香港的樂壇也一窩蜂地改編日本流行曲就知道東瀛的水平有幾高。哥哥的《第一次》也是中森明菜的歌。

我當時喜歡的流行歌手是工藤靜香(崇拜偶像有咩問題?她在香港開演唱會時我有去看)。她與中森明菜一樣,擺脫了日本女性偶像歌手必定雞仔聲的魔咒。我真係無睇錯人架,到底係邊個食左全盛時期的木村拓哉?

另外,我也聽中島美雪的歌(你又知道她來過香港開演唱會/夜會嗎?霑叔做嘉賓呀)。有個朋友問你頂得住佢把聲咩。哼,真係唔識野,中島美雪把聲百變,要男聲有男聲,要少女有少女,寫流行曲旋律暫時無出其右。你有機會聽下佢初出道時演繹的《時代》,你就知道佢點贏世界流行曲大賽冠軍。

見到日本的少女偶像十多歲就出道,驚訝不已。望著觀月亞里莎的海報,十三歲?嘩,咁高嘅?不經不覺她已經在《齊藤太太》做人地阿媽。

不過,當時要了解日本文化難過登天。去日本?似乎唔係平民百姓可以。在無互聯網等媒體的情況下只可以流連忘返於銅鑼灣的糖街三越等地,租碟(依家大把人問咩來?)來聽租到傻。然後自己到外面的學校學日文,不過只是學到形容詞的基本運用。

當時亦不知道與日本的緣分會變得那麼深。後來有機會在大學學習日文,遇到與日本音樂有關的學者,獲得去日本的獎學金,之後的進修及工作均與日本有關,直至今天。

如果你問我人生到現在做得最好的決定是什麼,我可以肯定說是留學日本(OK,除了娶我老婆)。我1996至2006這十年間兩次長留日本,歷時共三年半,主要在東京,亦在大阪住過幾個月,學到的東西多到不得了。然而,我不敢以日本文化的達人自居,我相信我對日本的認識仍然膚淺。

現在就算有機會,恐怕我也不會在日本長期工作或生活。在日本飲飲食食固然好,但要賺錢養家生活,面對的壓力困難雖然未必與香港相同,但一定不會比香港少。日本的社會文化有「表」有「裏」。大部分來觀光短住的人只接觸到「表」,但要長住的話,必須要去面對「裏」,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音樂

我從事與音樂有關的工作,不過…

我已經很少玩樂器;
我不唱歌(天生聲線也不好);
我不指揮(嚴格來說無學過);
我不作曲(面對二十與二十一世紀的作曲要求我無本事)及
我不多聽音樂會。

咁音咩樂呢?在我的網誌中可能會見到一些端倪。

最新網誌

隨筆也。隨心而發,不喜勿插。欲看全部網誌,請於網站上方選項選取「網誌」或按此處